“请教各位,这是东方白鹳吗?”“长嘴、细腿、白羽、黑尾……应该是没错的。”“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为你们这个发现点赞!”
回想起不久前通过微信群,确认发现的鸟就是东方白鹳,山东滨州贝壳堤岛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张怀渤脸上的兴奋劲儿还未褪去。
“有了这个微信群,能随时与专家、学者沟通交流,从中增长了不少见识,这对我们开展保护区工作也很有益处。”日前,他向记者展示了微信朋友圈,在名为“2016年黄渤海春季水鸟同步调查”的群里,有人晒活动,有人提问题,有人说观点,小小的手机屏幕里热闹非凡。
■本报特约记者周海涛
一个有想法有胆量的人
今年4月,张怀渤带队参加了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组织的2016年黄渤海水鸟同步调查专项培训。他积极向国际专家、高校水鸟专业教授、保护区同行学习水鸟调查监测方法,并与众多专家、学者建立了微信联系。
培训结束后,张怀渤通过网上交流的方式,及时解决了一些水鸟辨认、识别难题。在为期一周的调查监测中,他与保护区工作人员起早贪黑、风餐露宿,在保护区内共发现水鸟30余种,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濒危物种的东方白鹳,以及国内外重要保护鸟类蛎鹬、斑尾塍鹬等。
今年初,张怀渤提出并成功申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增强中国沿海迁徙水鸟保护区网络管理有效性的项目。
“一个副县级单位申请联合国项目,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申报伊始,不少人对申报前景担忧,认为保护区在资金、技术等方面存在劣势。张怀渤另辟蹊径,寻求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作为技术支撑单位,成功解决技术难题。
“这是保护区第一次承担国际项目,也是我国仅有的承担该项目的两处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之一。”张怀渤说,项目成功申报是保护区工作领域的一次拓展,更是发展方向全面化、立体化的有效补充。
地处渤海之滨的山东省无棣县,历经数千年的海洋自然造化,形成了长达数十公里,国内独有、世界罕见的古贝壳堤,与美国圣路易斯娜州古贝壳堤和南美苏里南古贝壳堤并称“世界三大古贝壳堤”。这里的贝壳堤纯度高、规模大,保存完整,至今仍在继续生长发育。2006年2月16日,保护区被国务院批准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8万余公顷。
保护世界稀有的贝壳堤与湿地,给张怀渤带来了满满的自豪感,同时也有沉甸甸的责任和压力。自张怀渤到保护区工作到现在,同事们总能看到他如饥似渴学习的身影,要么学习保护区法律法规,要么研读保护区总体规划,要么浏览国家和地方海洋主管部门官方网站。
以前,因工作理念落后,加上缺少资金保障,保护区局限于单纯保护的发展模式。“保
护不能只是简单守着岗位、等着指示,必须靠前思考、创新做法,坚持保护生态、带动发展的方针。”通过不断学习和实地了解,张怀渤认为保护区必须改变工作思路,并开始积极争取国家和山东省专项资金,开展项目申报和实施工作。
据张怀渤介绍,近年来保护区先后成功申报项目5个,申请项目资金6000余万元,恢复生态湿地300公顷,整治海岸带8公里,使得主要保护对象——贝壳堤岛和滨海湿地实现了稳定恢复,植被覆盖率扩大近一倍,动植物数量明显增加,生态环境愈发良好,有效保护了自然保护区的生态权益和主要保护对象。
“创新是保护区全面发展的驱动力,而项目才是根本。”毫无疑问,这是张怀渤敢想敢干的经验之谈,也是保护区工作登上新台阶的杀手锏。
一个胸怀梦想又脚踏实地的人
参与联合国调查项目让张怀渤开阔了视野,他开始变得“野心勃勃”,计划将鸟类纳入日常监测范围。“目前,我们已经购置了专业的摄影设备,正在抓紧培养自己的鸟类监测员。”张怀渤说,尽管保护区人手不足,但工作人员都是多面手,鸟类观测将大大增加工作量,但这项工作很有意义,必须迎难而上。
在他看来,鸟类监测工作不仅是工作领域的一次拓展,更是对保护区人的自我教育和思想洗礼。“我们要保护的不仅是贝壳堤与湿地,更是整体环境和生态链。不断发掘和创新保护内容和方式,既能让我们保持工作热情,也是我们保护区人的使命和责任。”张怀渤说。
说起保护区的工作,今年52岁的张怀渤滔滔不绝,很难相信他其实是一名“新人”,2010年2月,他才调入滨州贝壳堤岛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仅有6年资历。
也许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他的脚步比别人明显更快、更勤。
2010年5月,滨州市成立了北海经济开发区,把原无棣县马山子镇行政区域划归了北海经济开发区。目前,保护区约1/3区域在北海经济开发区内,形成了保护区管理范围横跨一县一区的格局。针对管理范围大、巡护路线长、巡护路况差等问题,张怀渤提出了分区域执行巡护的方针,并主动参与保护区全境巡护,足迹遍布保护区每一寸土地。
在一次巡护过程中,张怀渤发现有人在保护区核心区内非法开挖养殖池。面对同学、友人的说情,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守住了法律红线。但不法分子在利益的驱使下,白天暂停违法行为,深夜偷偷施工,对保护区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据资源保护管理科科长李华祥回忆,在十几天的时间里,张怀渤与工作人员在现场同吃同住,并积极联系边防武警、地方政府,对非法围海工程进行强制拆除并恢复原貌,共拆除非法构筑堤坝5000多米,彻底消除了当事人“造成既成事实”的侥幸心理。最终,不法分子被依法查处,3000余亩滩涂成功守住了。
因为路线长,每次巡护他们都会在附近村镇吃午饭。保护区工作人员周志浩告诉记者,他们的午饭并不准时,有时早上7点多吃了饭,到下午一两点才能在路边吃口午饭。经过长时间的巡护奔波,一些年轻人有时饭量增加,饭费一不小心超出标准,张怀渤总是自掏腰包。“这让我们很感动,也激励大家严格要求自己,高标准地完成每次巡护。”周志浩说。
6年的耕耘,张怀渤脚踏实地的工作表现,赢得了同事和上级领导部门的肯定。今年,他被山东省人社厅、海洋与渔业厅、公务员局评为全省海洋与渔业系统先进个人并记二等功,是滨州市唯一受此殊荣的副县级领导干部。
一个紧盯问题目视前方的人
张怀渤对工作细致严谨,即使在巡护路上没有发现违法破坏现象,他也总是在每个警示牌、区碑处停车察看;在只能徒步前进的地方,他总是能发现堤坝上的鸟蛋,并嘱咐大家小心绕行。
“我们是保护区的守望者,就是要守护好保护区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生灵。”张怀渤说。
近年来,保护区先后投资6000余万元进行生态整治修复、海岸带整治、规范化能力建设等项目,恢复湿地生态,建设视频监控系统、地理信息系统,购置巡护船艇,实现了立体管护和数字化管理,有力推动了保护区全面发展。
今年5月22日,国家海洋局等7部门在北京 联合召开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暨中国自然保护区发展60周年大会,张怀渤获“全国自然保护区先进个人”称号。
记者站在保护区海边观景台上,左边映入眼帘的是河北黄骅港,右边是在建的山东滨州港。烟囱耸立的火电厂、不断延伸的码头、络绎不绝的货船……喧嚣的场面与保护区的安静形成了极强的反差。
2011年3月15日,国务院批准滨州市贝壳堤岛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调整方案,调整后的自然保护区面积为43541.54公顷,调减比例为45.9%。如果说当时把保护价值不大的大量盐田、养殖池、油田生产区和部分村庄、农田划出,对于保护区是一次有益健康的主动“瘦身”,那么今天周边日趋活跃的经济开发活动,让张怀渤真切感受到了保护区备受南北夹击之痛。
据张怀渤介绍,黄骅港是北方煤炭出口第一大港,而滨州港建设肩负着打开滨州北大门的重要使命,地方经济发展关系到老百姓的饭碗,而保护区的绿色发展攸关未来生存环境,孰轻孰重?这个问题似乎也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
在这种情况下,保护区人能做些什么呢?
如何更好地保护贝壳堤岛和湿地,同时有助于沿海群众的生产和生活,成了他每天思考最多的问题。不久前,他们与天津水运工程科学研究院合作,在滨州港沿海附近区域开展了海洋自然危害观测活动,将为地方提供可靠的防抗自然危害技术建议。
工作中不断的积累,让他确立了管护、执法、宣教、修复等多措并举的工作思路和坚持高点定位、规划先行的发展理念。为带领保护区走出粗放、无序、低效的发展状态,张怀渤提出编制《山东滨州贝壳堤岛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2017~2026)》,以确立科学发展、规划先行的发展理念。
“无论什么时候保护区的发展都离不开规划,希望我现在的工作能为保护区以后10年甚至更长远的科学发展奠定一些基础,留下一些有用的经验。”张怀渤说。